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K的博客

诚以待人,寻觅知音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中学生活趣事  

2009-11-27 23:34:38|  分类: 梦幻甜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“人生就像爬高塔”,出世以来,在自己父母辛勤哺育下,每天走一阶,每年上一层。他的一举一动无时无刻不牵动着亲人的心。无论是亲朋还是好友,看到他的形象一天天在变化,从物理学的角度看,无一不是太阳光照射到他身上后的反射图像。如果人站在一块开阔地,他的图象信息则四处散射到宇宙去了。我早就听说,人们如能乘上一种超光速的火箭,说不定能看见自己儿时的形象呢!

        时空倒流,五十多年前我在在四川省内江市第一初级中学(现内江六中)学习。回忆往事,感概万千!当时学校教室没有照明电,食堂没有饮用水,没有教学器材的日子是如何渡过的?往事历历在目......

“二部制”

        当时的学校实际上是一座破旧的庙宇,加上两幢破旧的教学平房,学校周边被破烂低矮民房围困在弹丸之地,低矮的围墙内占地面积不到11亩。教师没有办公室,背着作业本回家批改。时值建国初期,为了多培养人才,入学时学校扩招到七个班,加上二年级和三年级共十几个班,教室根本不够用,学校采用“二部制”,上完课后全班同学立刻转移,腾出教室让别的班同学使用。我们每人每天都背着书包到处跑......

“集结号

        学校上课既不打铃,也不敲钟,而是吹军号。唯一门卫是一个曾在部队当过司号员,姓袁的老教工。我们对他很尊敬,都叫他“袁司”。老汉个子不高,身体结实,为人和气,淘气的同学总是利用他吹号来“百米冲刺”。要上课了,同学们背着书包,各自寻找自己的班级,生怕迟到了。只见几个光着脚丫鸭子的“淘气鬼”,不慌不忙仍在袁司的身边转悠,全然没有参与进教室的洪流中去的意思。袁司看着这几个小同学,笑了笑,右手缓缓拿起古铜色的军号,放在自己的嘴唇上,一运气,鼓起腮部,立刻从号的喇叭筒吹出“嘟,嘟,嘟,嘟......”的欢乐声,霎时全校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听见这“集结号”声。自打第一声“嘟”出口,只见那几位同学,就像被追赶的兔子一样,飞快地跑向自己的班级,在号声停止的那一刻,这几为短跑“健将”也踏进了教室的门栏!全班同学已经站立在自己的座位上,老师已站在课堂上,哥几个赶紧跑到自己的座位,气喘吁吁的与大家一起喊“老师好”!老师慈祥地看着大家回答道:“同学们好!”于是这节课开始了......有时候,我就在这几个“短跑手”之中。

“煤气灯"

        在那个年代,每家每户在夜间照明,多半点油灯或煤油灯。但灯光十分暗淡。学校规定全体学生早晚还要上自习,由于没有照明电,每到晚自习前,总有一个工友为我们每个教室逐一点燃“煤气灯”。每当“煤气灯”点燃后,雪白的灯光犹如白昼,同学们都会欢呼起来!学校在晚上进行活动,总是挂上几盏“煤气灯”。

        “煤气灯”是18、19世纪流行过的照明灯。是煤干馏后发生煤气,用管道通到喷嘴,喷嘴上有钍、铈等耐高温金属的氧化物制成的纱罩,点燃的煤气在罩内产生高温使纱罩炽热而发光,这种灯比油盏、煤油灯亮得多。当时,很多城市都用这种灯作为街灯照明。由于是金属纱罩炽热而发光,可以说是最早的“白炽灯”。

“一个和尚挑水吃”

        我所在的中学当时没有自来水。学校食堂的吃水和用水,除雇人到沱江边去挑水外,有时要靠全校同学轮流下沱江取水。学校离江边约两公里,要穿过一条马路,再下几个坎坎。年纪大一点,体力较好尤其是从农村来的男同学,多半一人担一挑水,即“一个和尚担水吃”,而体力较差的年幼男同学则两人担一桶。“两个和尚担水吃”,大家互相帮助,个子矮的在前面,个子高的在后面,后面的同学还主动把系绳往自己这边挪动一点。我的个子小,常常在前面,每到爬坡下坎,自然很是费劲!有一年夏天,遇到沱江涨洪水,只见河中的漩涡一个接一个。原来到河边的路已不见踪影。有一次我亲眼见到两个个小同学来到河边,一人刚把桶侧着放到水中,一个大浪过来就把桶卷走。突如其来的事故把那位同学吓懵了,好在立刻松了手,人没被卷走!看到在漩涡中摇摇晃晃冲走的木桶,两位同学急得大哭起来。只听背后一个大同学,喊了一声:“不要慌!”他一边脱衣服一边向下游跑去,只听“扑通”一声跳入河中,三下两下就把木桶捞了起来。刚才吓呆的两个同学立刻破涕为笑,谢过那位哥哥后,又开始了“两个和尚抬水吃”的劳动。

        当时班里有好些男同学水性很好,其中最好的要数廖震常同学。可惜他初中尚未毕业,就到贵阳一煤矿工作,在一次抢救落水的人中不幸淹死。俗话说淹死的多半是会游泳的!

外号“太阳”的由来

        那时学校基本上没有什么教学仪器,甚至连地球仪也没有。一天班里上地理课,讲到太阳系里太阳,地球和月亮的运动轨迹时,老师为了讲得更清楚,便走到第一排一个男同学的面前,恰好这个同学头发较少,远看是光秃秃的,老师把手放在同学的头上比划着说:“好比这是一个太阳......”还没等老师讲完,全班同学哄堂大笑。无意中老师给这位同学起了个外号“太阳”。弄得这个同学很不好意思,他知道老师和同学们并无恶意,后来也就无所谓。从此我们同学聚会时一提到“太阳”,就想起他----一个来自农村,平时寡言少语的伍丕德同学。

        班里曾举行过一次野营,是在内江著名的古庙“圣水寺”旁的沱江边,用家里拿来的床单搭起的帐篷,白天在河边搞野炊,晚上则在帐篷里睡觉。夜晚哗啦啦的流水声和同学们的欢笑声交织在一起。男女同学在各自的帐篷里玩耍,或相互进行“偷营”的游戏。后来听说在“偷营”中,有个男同学掉到河边的茅厕里了。这个不幸的同学就是“太阳”!

        初中毕业后我再也没见到“太阳”了!也没有人知道现在“太阳”在什么地方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2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