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K的博客

诚以待人,寻觅知音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清明时节忆克周  

2010-04-04 11:19:31|  分类: 古城秦韵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 1997年6月,我那时还在中科院西安光机所工作,住在13号楼。一天早上我突然听到有人敲门,开门一看,是同在一个研究室工作的同事张修英师傅,她表情凝重地对我说:“老丁已经走了!他临走前给家人留话,请老张和雷师协助办理他的后事!”我听后大为吃惊,但也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  老丁,名克周,长安人,方脸,总是理个“小平头”,中等身材,非常壮实。1965年高中毕业后,被光机所招工做实验室的辅助人员。老丁为人诚挚幽默,工作努力。业余爱好书法,颇有唐楷基础,据他说与他父亲丁一老先生的家教有关。无伦毛笔字,钢笔字还是美术字他都写得都有模有样。在一次研究室的集会上,他还“吼”了几句字正腔圆的秦腔。我和好些同事没听懂他唱的啥,但感觉类似老陕的“原生态”地方戏。我和他虽在同一个研究室,但从未在一个小组共事。1971年我与他同在光机所创办的岐山农场。在半年里,我俩同住一个大炕,每天上山砍柴,下地种玉米,去麟游县背粮食。他可算得上是一等劳力。我早期在自己的博客日志---“岐山农场记事”的博文中,介绍过他与我和其他三位朋友,冰天雪地翻越“百斗坡”的故事。从农场劳动回所不久,他成立新家。我曾参加过他的婚礼。地点就在光机所原来的东一楼。我至今还记得那天晚上,同事和他的亲友闹洞房的热闹情景。他的夫人是东郊某国营棉纺厂的女工。他俩先后养育了两个女儿。一家其乐融融十分幸福。但不幸的是,几年后他患上肝炎,真可谓:“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!”这一病就是差不多二十来年,在这漫长的岁月,耗尽了他家本来收入不多的家产,为了报销昂贵的药费也颇费周折。尽管如此,他们夫妇俩仍重视两个女儿的培养和教育,二女儿还在西北工业大学完成了学业。这时,两个女儿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,都有了自己的男朋友。老丁仍顽强地活着。他太留恋这个世界,留恋他的亲人和同事。到临别的那两年,他家里曾几次收到从医院下的老丁病危通知书。他去世前一周,我和雷明轩师傅曾到陕西人民医院看望他。我们到病房门口被他的二女儿挡住了,他的女儿哭着希望我们不要打扰她病危的爸爸。我们只好移步到附近的窗口,透过玻璃看到他被医护人员扶起,正艰难地大口喘气,显然他已快到生命的最后时刻。我们在窗口久久不忍离去。一周后,他终于撇下他的亲人驾鹤西去!

      按照他生前的委托,我和雷师参与了他的追悼会和遗体火化仪式。他的女儿沉痛地抱着他的骨灰盒回到他曾舍不得离开的家。他的夫人张月华经历了丧夫之痛后,头发很快白了。但更为不幸的是,她的已参加工作的二女儿丁香姑娘,三年后在一次上班途中遭遇车祸丧生!克周和他家庭不幸遭遇,让我们这些老同事催人泪下!深表同情!

      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到了。我怀念已逝去的父亲和母亲大人!怀念已逝去的岳父,岳母大人!怀念我中学同学的父亲---黄埔老人邢冠群老先生夫妇,怀念已逝去的许多亲友和同学。我也怀念已远去的老同事 ---丁克周先生!

      克周:您安息吧!您和您的爱女在天堂好吗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7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